发布日期 2019-12-09

关明河书画艺术:十度寒香九度寻,何如纸上云水深

原标题:关明河书画艺术:十度寒香九度寻,何如纸上云水深

关明河,字鸣鹤,号白云山人,自署听雨楼主,稚虚堂主人。幼承家学,醉心翰墨,转益多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军衔。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新疆兵团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天山书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书法作品曾获全国硬笔书法大赛一等奖;爨宝子碑书法比赛二等奖;全军书法比赛三等奖;军营中的年轻人书法大赛一等奖。作品入选《新疆书法五十年》大型文献集;入选新疆首届榜书大展并入作品集。先后在乌鲁木齐、石家庄、深圳、喀什、桂林等地举办书画展或联展。出版有《春华秋实》---关明河书画作品集。

十度寒香九度寻,何如纸上云水深

——关明河老师书画艺术

宣纸有边界,人生无彼岸。笔墨书写中,所谓的通会与创新,难抛一缕“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的执念。

关明河老师的书法,获得的便是此种信仰的魅力。而这原始的风雅筑基于“二王”,又融合了米芾书法的意趣,尽管仍有瑕疵,但指向了当代笔墨的歧义诗性、传统古风的意蕴背影,表现出一份难能可贵的“纯雅”之气来,观其行书花开花落自春风,既饱含传统尺牍素养,又具有现代意义的重新建构,其榜书“枯木龙吟”“卷舒开合任天真”。作为军旅儒雅,笔墨充满了灵性和不断靠近“永和九年”的人文气质,俨然盘石引弓,庖丁使刀,大将风度。

《世说新语》载简文帝入华林园,发出了“会心处不必在远,翳然林木,便自有濠濮间想也,觉鸟兽群鱼,自来亲人”的感慨。简文帝认为审美要像庄子站在濠水桥上便知鱼乐一样,“推极及物、以神观物,达到物我契合、物我相通的境界”。这一观点用在对关明河老师书法的解读上恰如其分。

“性痴则志凝”静如处子,妙趣横生的笔墨线条谁说与性情无关?书法离开文化滋养便如鱼失水,难保恒久的生命力。面对可以汗牛马而充栋宇的文化典籍,被挡在象牙塔之外的关老师不断实施“绝地反击”:不负军旅寄丹心、独抒性灵展等获得了一种‘学科视野’和‘书法再思考’的方向”,在笔者看来,文人毕竟离不开花开自在、流水行云的禅宗:墨即是色,色即是墨。如同国画的罩然,一层深过一层。信而好古,内外无瑕。隐喻为现实主义蓝手帕的故乡炊烟和关明河老师凭栏临风于宣纸上的笔墨,在精神层面上形成的是同一生命高度的对应,都是返璞归真、人生初见的一种仪式。

唯能见素抱朴,才有大道之行。

这也正是为何王羲之能以独创的精神和先锋的姿态唱出我们心中所渴望的共有,且千年不失其光彩?抛开经典笔墨具有的完美概括力和张力,即技法上的点画完美无憾之外,更多的是将其放之不同的人生象限里,从文化、思想、人生诸方面做出深层次的品读才更有意义:《兰亭序》的笔姿遒美,字态安雅,完全体现了在当时那种愉悦的情景下写出的这样一篇绝世佳作。它从容不迫的气息,符合道家文化所追求的那种恬淡、闲适、飘逸的理想境界。“思虑通神,志气平和,不激不厉,风规自远”,这样的品读,扶起的不只是匍匐在我们内心深处的审美心性,更有直抵艺术的本质。

以书益画,以画益书的修行方式,是文人传承文化正脉的必需,也是艺术家表现非凡才华的必然。 画为书之余。书法功力深厚的关明河老师,把书之“余趣”也做成文人情感的博观,是一位善用丹青表意精神的大手笔。写意花鸟不显呆板,重彩亦是性灵,在色不碍墨,墨不碍色的铺陈中,我有两点个人感知:

第一、从画作整体来看,把握和体现了谐之美的规律性和平衡点。苏东坡论画,“法有常形,至于山石竹木,水波烟云,虽无常形,而有常理。”这个“理”就是规律性认识。艺术家在创作中对古人总结的成熟经验须多体会借鉴,比如山水四季春夏秋冬。“真山水之云气, 四时不同,春融怡,夏蓊郁,秋疏薄,冬暗淡……真山水之烟岚,四时不同,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还有“春山烟云连绵,人欣欣;夏山嘉木繁阴,人坦坦;秋山明净摇落,人萧萧;冬山昏霾翳塞,人寂寂。”以及“水色春绿、夏碧、秋青、冬黑。天色春晃、夏苍、秋净、冬黯”等,关明河老师能巧妙得用这些规律性认识为指导进行创作,借用歌德的话,“凡是值得思考的事情,前人都已经思考过了,我们必须做的只是重新加以思考而已”。对关明河老师来说,就是把它表现出来。

关明河老师走的是一条更为艰难的探索之路。从画作看,他似乎有意无意在寻找一个结合点,这大概正是他把握的着力点和可能的突破口。在动与静、虚与实、明与暗、神与形、形与意、收与放、雅与俗、实像与想像、规矩与夸张、线条与泼彩之间找到那个平衡点。其实虚实之间,原本就是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所谓“虚实相生”即是此理。关明河老师的画作,共性的最大点就是突出了主题、主色,也可说是通过线条或者色彩将中心和重点凸显了出来,再辅之以背景,大可坐拥一片无限空间:三五知己,谈玄论道,游目骋怀。养浩然气,发真性情,以此为之书画,定入高格。

第二、作“画外功夫”补充动力源。诗讲“诗外功夫”,对关明河老师来说恰恰借“画外诗内”的功夫,从诗意中寻找绘画主题。“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山之精神写不出,以烟霞写之;春之精神写不出,以草树写之”“通其变,遂成天地之文”。

当此时也,传统文化的雨声山岚,汇聚成潮,艺术端的应一笔一画,引商刻羽,曲尽人情,“清风明月,吾与子之所共适”,在关明河老师的笔墨面前,以心向远方的姿态做一次静默的对话,产生命运琴弦般的共振,是何其必要!“无数青山隔沧海,与谁同往却同归?”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