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19-12-09

专访FUTURA:未来十年,街头艺术会有创新质变

原标题:专访 FUTURA:未来十年,街头艺术会有创新质变

若要找寻一位以先驱姿态为街头艺术带来风格革新的艺术家,FUTURA 便是不得不被提及的那个名字。早在 1970 年代初,他便在纽约的地铁上开始了涂鸦。不难窥见,FUTURA 作品中最别样的特征,在于对涂鸦艺术进行的抽象化处理。溯至涂鸦仍以喷绘文字为主要形式的年代,FUTURA 创造了抽象涂鸦艺术的先河,而在炫彩的 80 年代,他更是与同时代的好友 Keith Haring、Jean-Michel Basquiat 和 Andy Warhol 等艺术家一道,为接下来几十年的街头艺术奠定了洋洋前路。

其实,已无需赘述 FUTURA 的「履历」,很多人哪怕从未认真钻研过他的作品,近年来一定也在不少与街头文化相关的领域,甚至是联名系列的商品之上见过他的作品。而在 2019 INNERSECT 上,我们来到了由 Levi’s? 所打造的「未来丹宁实验室」,对 FUTURA 进行了一次访谈。

这其实是 NOWRE 继 2017 年后,与这位涂鸦世界的传奇人物所进行的第二次面谈,并未对 FUTURA 的本人经历再度发掘,这回我们把焦点聚集在了街头艺术本身。毕竟亲眼见证了街头艺术从街头过渡到画廊,再至今时今日的蔚为鼎盛,谈及街头艺术,又有谁能比 FUTURA 有着更深刻更真切的感触呢?

访谈间我们聊到了当代街头艺术过度商品化的现象,也对于街头艺术精神是否依然「原生」进行了深入探讨,他甚至还为我们预测了下未来十年,街头艺术会变成的样子。不似印象里艺术家们多多少少都带着的愤世嫉俗,FUTURA 有着极为平和而亲切的气息,言语间,亦尽显着通透与豁达。

NOWRE 在 2017 年时曾与你有过一次面谈,你提及了自己所创造的抽象涂鸦,现如今,你是否有发现像当年的自己那样,具有开创性的 Artist?

新兴艺术家是层出不穷的,最近我就有与来自纽约的一些年轻艺术家合作。他们都只有 20 几岁,是刚刚开始从事公共艺术项目的孩子们。我尝试与之合作,并为他们提供平台与机会,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曝光,其中就有不少年轻人让我觉得挺不错的。而与我时代更相近的艺术家里,我则很是欣赏 Shepard Fairey。

现在有一些街头艺术家已经甚少在公共空间进行创作了,这是否代表着街头艺术精神正在变化,或者说已经不那么「原生」了?

其实永远都会有展现在公共空间的街头艺术作品,但你说的也很有道理,因为现在的街头艺术正在变得愈加「柔和」,似乎一切艺术创作都已是合法的、有偿的,并被规划组织好的。这在一定程度上抹杀了年轻人的某些激情,甚至消除了年轻人所特有的那种愤怒的自我表达。

我想我可以说,对比最初的街头艺术,现在的一切都更加「适当」了,不再是那种极富攻击性的东西。但与此同时,好的一方面是全球社会都愈加接受街头艺术了,这让年轻人有了更多被看见的机会。此外,也终于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到了街头艺术的领域,这真的是很积极的变化。在过去,女性街头艺术家是很少的,我认为这个领域可不应该只有男性。

关于街头艺术的定义,在未来是否也一定要遵从「必须在公共区域进行」的规则?此外,街头艺术是不是与生俱来就应该具备「叛逆色彩」,必须带有对抗的意识形态并传达对立于主流文化的信号?

不,我想它早已经改变了,而且我认为公众的看法对艺术家来说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艺术家也不一定必须要被大众所接受。当然,有些人的风格仍是那种很出格的,并以此为傲,我觉得这挺好的。但对我来说,我曾拥有过的那种愤怒、那种叛逆已经不存在了,倒不是说我有被驯服,可能只是因为我太老了吧(笑)。

网络似乎已成为区别于传统画廊和公共空间之外的一种作品传播途径,也有很多人在通过网络「观赏艺术」,对此你如何看待?

我当然认为网络是个分享图像作品的好地方。但是生活可不是在网络上发生的。从艺术家的角度来说,或许应该更专注于他们的现实世界,而不是虚构的现实。社交网络上的每个人都在寻求更多的关注和点赞,我认为这其实并不值得作为重点。人们需要在现实与线上之间找到平衡。再就是,网络上也因为匿名性而经常出现很多 Haters 和十分刻薄的言论,我觉得这可一点都不酷。

凭借你几十年的艺术家经验,来推测一下 10 年以后的街头艺术世界,它会是怎样的?

应该会出现很多新兴的设备和工具。现在其实就有艺术家在应用新的科技,比如 KATSU,他在使用无人机创作艺术品。我认为这类技术将会进一步融入街头艺术领域。我认为未来 10 年的街头艺术,会发生某种性质的创新,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当今被主流文化所拥抱的街头艺术似乎拥有了巨大的商业潜力,例如你的好友 Basquiat,有人认为近年来很多商业品牌使用他的画作推出「联名商品」,就是对他艺术遗产过度商品化的现象。街头艺术好像也逐渐变得像它当初所对抗的那些商业和消费主义一样了,你对此如何看待?

是的,我也认为这是过度商品化的。很有趣的一点是,Jean-Michel Basquiat、Keith Haring,甚至 Andy Warhol 这些我曾经的好友们虽然都已经不在了,但现在的年轻人仍然知道他们,这其实让我感到很神奇。年轻人们或许并不了解他们的画作,但却从博物馆和商店,从各式各样的商品之中认识了他们。

其实看到这些,也让我开始思考:当我离开后会发生些什么?我会留下怎样的艺术遗产?当然我并不喜欢我产生的这个想法,我现在还要好好活着(笑)。不过放眼望去,街头艺术家相关的艺术遗产有着各类商品,我不确定这是否是件好事。嗯…我想人们应该多买买书和画册,我认为像书这样的东西作为艺术遗产会很有趣,其它那些产品则有些太疯狂了,太过了。

在你之前的采访中,你曾说过不希望在联名合作中被商业因素影响创作,但在实践中这似乎还是挺难的,你觉得身为艺术家要怎样做才能 Keep Your Voice Strong?

我想处于我这个位置的艺术家能够比一位年轻艺术家获得更多的自由。对于后者来说,可能真的会发生:「嘿,让我们把你的名字放在我们的商品上吧」这种程度的事情。因此,我想对那些正在与商业品牌合作的年轻艺术家说,一定要谨慎,并且要获得法律方面的咨询,要小心不要被利用。在很多情况下,品牌其实并不真正在乎艺术家的想法。我需要重申的是,我可能算是一个特例,但对于年轻人们来说,他们真的应该小心。

对于此次与 Levi’s? 的合作呢,你的感受又是如何?

我觉得 Levi’s? 有做到真正尊重并在乎我的想法,这让我觉得挺不错的。这是个具有标志性的品牌,有着自己的历史和基因,我觉得他们也很看重我与他们的合作,并且给了我很多创作自由。

你对于这次合作的「WE’VE SEEN THE FUTURE」主题,以及「未来丹宁实验室」概念有怎样的理解呢?

我很喜欢这个概念,也很喜欢这次的合作,因为这个系列并不算是 Vintage,而是采用了旧的产品作为可循环材料,并进行重制。制作的过程就像是,选用到某些旧有的部分,再为它们添加一些新元素,让它们焕然一新。

衣服上的是 Pointman 的手吗?为我们介绍下这个联名系列的设计理念吧。

在这个联名系列中所使用的图形,就像是每个人的手。这是我对现实生活的一种隐喻,仿佛每个人都在试图抓住我。

我认为大多数人也应该都有这种感觉吧。在自己的世界里,有朋友、有家人、有敌人,他们每个人都在「拉扯」着你,对你有所要求。所以这是关于在一个混乱的世界中,仍尝试保持自我身份认同的故事。就比如我自己,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向我要着些什么,我愿意保持慷慨并且友善,但这也需要有一个界限。总之,我认为即使每个人都对你有所要求,你仍然可以坚持做你自己。

1972 年秋天,《New York Magazine》刊登了一篇由 Richard Goldstein 所撰写,关于涂鸦的文章。刚刚起步,从事着涂鸦艺术的 FUTURA 在文中说道:「我向我母亲解释过,做涂鸦艺术家并不只是将名字写在墙上而已,但她从未理解过我的热情,她也看不懂涂鸦艺术。不过庆幸的是,她还是给了我做自己想做的事的空间」。在那会儿,别说是 FUTURA 的母亲,甚至 FUTURA 自己也不敢预料到几十年后,整个世界对于涂鸦以及街头艺术所产生的态度巨变。

而那个曾蜿蜒穿过城市的僻静道路,试图躲避着巡警,用涂鸦轰炸地铁车厢的少年,在五十年后的今天,早已用极具颠覆性的无数作品喷绘出了属于自己艺术生涯,并最终将满是愤怒的「摇滚曲」谱绘成了一首不朽的「抒情诗」。

WRITER Liz Gioro

PHOTOGRAPHERKC

CAMERAMANliuyuanquan、ZOE

EDITORliuyuanquan

未来的 A-COLD-WALL* 将会怎样?

2019 INNERSECT 型人街拍 VOL.1

首日回顾:6 招教你玩遍 INNERSECT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