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19-12-12

蔚来汽车在北美又裁员了,今年一年员工人数减少近半

原标题:蔚来汽车在北美又裁员了,今年一年员工人数减少近半

12月10日,据美国科技媒体网站《The Verge》报道称,中国电动汽车初创公司蔚来汽车(NIO)向加州就业发展部提交的一份新文件显示,该公司位于圣何塞的北美总部又裁掉了141名员工。据悉,此次裁员主要集中在研发和工程部门。

据蔚来北美传播主管JoAnn Yamani表示,蔚来已经收缩了车辆工程和电力传动部门,这次裁员主要面向的是自动驾驶团队,且与之前宣布和英特尔的自动驾驶团队Mobileye达成合作有关。Yamani称,合作导致公司“在L4自动驾驶的研发道路上出现冗员和重复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蔚来今年在美国的第三次裁员。今年5月份,蔚来汽车已经裁员70人,并关闭了旧金山的一个办公室。9月,在蔚来汽车提交给加州就业发展局的文件中显示,其位于加州圣何塞的硅谷办事处将裁员62人。而据财务档案显示,截至2019年初,在硅谷蔚来汽车拥有640名员工,这也就是说,三轮累计裁员总数273人,已接近员工总数的一半。

11月5日,蔚来与Intel旗下的世界领先自动驾驶技术公司Mobileye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基于蔚来第二代整车平台打造L4级别自动驾驶车型。通过此次合作,蔚来表示自己将成为全球范围内首批在量产车型上实现L4级别自动驾驶的品牌。

而在找到Mobileye这个强有力的“靠山”之前,蔚来一直自主研发自动驾驶技术,据Yamani透露,这项工作仍在进行当中,但如今,蔚来显然想要更多地依靠Mobileye。Yamani表示,蔚来希望通过削减更多的工作岗位努力节省开支,这是一个机会。

事实上,不仅是北美,截至目前,蔚来已将其全球员工数量从近1万人削减至约7800人,出售了其电动方程式车队,并推迟了其首款量产轿车的上市时间。

与此同时,该公司三名最高层管理人员(包括一名联合创始人)今年也离开了公司。其中,最先“出走”的是庄莉,其于2016年加盟蔚来汽车,担任蔚来软件发展(中国)副总裁,负责蔚来中国软件开发工作,包括北京的车联网、TSP、上海与整车相关的中控等业务。

短短两个月后,郑显聪宣布“荣休”,作为蔚来汽车的三名联合创始人之一,郑显聪的离开为蔚来带来的更大的触动。而蔚来的高层动荡并未就此“罢休”,10月30日,蔚来汽车首席财务官谢东萤递交了辞呈,这位帮助老东家赴美上市的“功臣”也毅然决然离开了蔚来。外界分析认为,他的离开显示蔚来融资出现困境。

“经过四年的快速增长,我们建立了一个全球性组织。然而,快速的发展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重复的职能部门,不明确的工作任务和工作职责,以及某些人的工作不足。”针对裁员和高层出走,蔚来曾这样回复《The Verge》。

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曾对澎湃新闻表示,如果把蔚来比作一个人,优化组织就是一个随时的事情,就像减肥就是减重瘦身,很正常,这不是锯腿。裁员多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走了“不该走”的,留了“不该留”的。

他更愿意将裁员描述为一件不能再寻常的事情,就像天冷了就要加衣服,饱了就少吃一点,胖了就正常减肥,而这种“常态”还将在车市寒冬中持续下去。

毫无疑问,蔚来开始大幅削减成本的主要原因之一还是因为销量迟迟不能爆发。2018年年底,蔚来首款电动SUV ES8的销量达到每月3000辆的峰值,但随着中国政府补贴政策退坡,以及SUV市场疲软等负面因素的影响,今年开始,ES8的销量出现持续下滑。

根据蔚来汽车官方公布,蔚来11月一共交付了2528辆新车,包括2067辆蔚来ES6和461辆蔚来ES8。要知道,去年同期只有ES8一款电动车销售时,2018年11月蔚来的交付量就达3089辆,如今两款车型“合力”之下,11月的交付量仍同比下滑了18.16%。至此,蔚来今年累计交付了17395辆车,其中蔚来ES6为8896辆,蔚来ES8为8499辆。

有意思的是,为了抵御市场“寒冬”,以蔚来为代表的新势力造车企业之间开始“抱团取暖”。12月11日最新消息,蔚来NIO Power与国内另一家电动车初创企业小鹏汽车签约,双方就充电业务展开互联互通合作。根据协议,小鹏车主可通过小鹏汽车app扫码使用蔚来超充桩快速充电,此外,蔚来NIO Power也将加入小鹏汽车家充业务供应商体系,为部分小鹏汽车车主提供家充桩安装服务。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