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1-03

热点评论|石油多头会统治2020年吗?

原标题:热点评论 | 石油多头会统治2020年吗?

石油多头会统治2020年吗?

Oilprice网12月31日报道

新年即将来临,饱受苦难的能源投资者正在将令人失望的一年抛之脑后。国际海事组织(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针对航运业的限硫令使石油巨头们期待一个更好的2020年。

根据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估计,石油巨头们了解到如果完全遵守IMO 2020标准,预计第一年将增加2000亿美元的炼油成本,这可能会间接影响其他燃料产品(如汽油)的价格。

然而,空头们也认为新标准可以为他们自身谋利,而且新规则根本不会产生任何重大影响。除了国际海事组织有改变之外,多头并没有从中获得其他的好处。因此新年将至,很多人都在利用这一点来对冲油价。

从2020年1月1日开始,新的全球运输燃料环境标准要求海上航行的船舶从3.5%的高硫燃料油转为硫含量不超过0.5%S m/m的船用燃料。美国和其他几个国家,都曾试图游说该规则的实施日期,但无济于事,这意味着设定的截止日期仍然有效。

由于海运业是导致全球空气污染的主要罪魁祸首,因此其成了众矢之的。据高盛(Goldman Sachs)称,船舶石油运输需求仅占全球的5%至7%,但硫排放量却高达50%,因为它们倾向于使用污染最严重即最便宜的燃料。国际海事组织(IMO)表示,此举将在未来五年内发挥作用,让全球50多万人免于因空气污染早亡。

预计新规定会推高海上柴油等清洁替代品的成本,并整体提高油价。但是,油价实际涨幅取决于询问对象。虽然各个部门的专家都预测油价会急剧上涨,但有人则对此不太乐观,期望变化较小。

多头这一方面,投资者认为,目前精炼厂的配置根本无法处理符合IMO法规所需的炼油量,只有少数船东(约占全球吨位的10%)在船上安装了洗涤器。伦敦的一位航运专家托斯维尔兰(Tor Svelland)警告说道,多达6.2万艘没有洗涤器的船舶可能会被搁浅。

清洁燃料的争夺已经对燃料价格产生了影响。欧洲西北部海上天然气的价格已经比高硫的天然气价格每公吨高出317美元,但年初仅高出140美元。斯维尔兰德(Svelland)认为,清洁度高和污染严重的燃料之间的价格差距可能在短短一年内达到每吨1000美元。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完全遵守IMO 2020会在第一年增加2000亿美元的炼油成本,这可能会间接影响其他燃料产品(如汽油)的价格。

除炼油厂外,石油生产商也是明显的赢家,例如位于北海、德克萨斯州和尼日利亚的石油生产商。他们生产出低硫原油。除此之外,使用高污染燃料的电力生产商以及可以将石油渣转化为廉价沥青的道路工程公司也可能会受益,原因是高硫燃料已不再受欢迎。像Air Products和Chemicals这样为炼油厂生产氢气的公司也可能获得发展的机会。另一方面,中东、加拿大、俄罗斯等抽出高硫油的公司将处于不利地位。

另一方面空头们也指出了一些因素。这些因素可能会影响多头的发展并限制国际海事组织转变所带来的油价上涨。首先是原油价格持续下行的压力。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 IMO 2020对于低硫燃料,特别是中馏分油是一个巨大的福音。但是不太可能将原油需求大幅提高到足以显著提高整体油价的水平。沙特Abqaiq无人机袭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它造成了历史上最大的供应中断,但仅给暂时疲软的石油市场提供了喘息的机会,这清楚地表明了供应极高的灵活性。市场供应充足可能会抵消IMO 2020的积极影响。

其次是对柴油等成品油的需求减弱。美国在今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馏分油销量已经不敌2018年约12万桶/日的销量。需求减弱可能会再次抵消IMO 2020的影响。最后,只要油价上涨,美国生产商就有足够的能力迅速提高产量。二叠纪(Permian)和伊格福特(Eagle Ford)的原油管道运输能力不断提高,这意味着来自西德克萨斯、中德克萨斯和新墨西哥州东南部的轻质低硫石油可以更有效地转移到港口进行出口。

归根结底,对于IMO 2020将在多大程度上提振油价,似乎还不太清楚。正如Energy Aspects的分析师罗伯特·坎贝尔(Robert Campbell)在《金融时报》所言:“随着我们进入过渡时期,这可能是价格出现不确定性的巅峰时期。目前,市场正在试图掌握其中的具体情况。”

翻译:卢鑫雅(网站部)

审校:丁阿雪(网站部)

编辑:龚 锐(微信部)

诚挚邀请您的合作!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