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5-30

我们的生活,应该有一点蓝调|朱以撒:蓝调

原标题:我们的生活,应该有一点蓝调|朱以撒:蓝调

【二泉夜读第1396期】

海洋的蓝调清透至极,浪花也透亮得仿佛能看到海洋的一根根血管。

比起市中心的朋克嘻哈或是摇滚,不如来到这样一个舒缓的地方看看蓝调,听听蓝调,那是多么美好。

只觉得身心都安静下来,灵魂去到了世外桃源。

蓝调

文/朱以撒  朗诵/ 征雁

在漫长委婉的海岸线上,暮色渐渐地飘落下来。依然是裸足在沙滩上走,这些洁净的细碎颗粒,被温热的脚底摩擦着,沉了下去,显出一串歪歪斜斜的脚印。

眼前的蔚蓝色调,至少可以和这几个词联系在一起——空旷、清澈、洋溢,还有岑寂、萧瑟。永远持有一种节奏的是那一层层皱纹般的海浪,带着摩擦的力道,涌到沙滩上,消失,又复始。这种单调和机械般的持续,让人体会到了自然界的耐性,无始无终。简单产生了大美,在我们的视野里、耳听中,也就是这种推移的单调,表达了一种敞开式的阔大,毫无掩饰,不会是习惯地躲在面具的后面,把假相给人。一座城市被海洋环抱着,本来是可以设计成为个性城市的,却很遗憾,格局狭促,街巷潦草,多拐弯抹角少畅快通达,多花里胡哨少单纯简约。

我住在海边,懒得跟车到市里转上一圈。海与海有许多不同,城市和城市却有太多的雷同,它们反蓝调而行,它们和嘈杂、拥挤、脏乱这些词有关,也和脂粉、艳冶连在一起。一座城市和环抱它的海洋如此大的区别,可见生活是以相互对照的方式展开的。一个人从城市到海边,开始了几天止息的、向下的、解脱的日子。心境、举止,连说话的口吻、言说的内容都有所更变。夕阳眼看着又一次西颓,有些亚麻色的光线,让眼前荡漾着的蓝色液体,更多了一层心理上的冰凉。所谓的休闲就是这样,休闲服、沙滩鞋只是改换了肢体上的行头,更要紧的是自身的节奏律动,像被抽走了绷紧的那根筋,一下子松松垮垮。

远处有人在昏暗中吹着一只小号,缓缓地把一个柔和圆转的中音送了出来,而后是主旋律随之跃起。吹奏者的技巧不高,只是心气随和,透过空旷,传到耳边已经十分的柔软。烧烤的营地里燃起了篝火,舔着夜色的火舌将暗中的一角轻轻撩开。这是我少年时熟悉的一串动感,只有在学期末了,该考的全都过去了,才会有心思举办一场篝火晚会。少男少女围坐篝火旁,唱歌或者起舞,没有忧虑,却有无数漫无边际的幻想。一个人成长并有生存意识之后,他的劳累就开始了,像一首歌,没有休止符,调子又那么高,唱起来尤其吃力。这些在篝火前满脸稚气的少男少女,也许下次来时,已经是计较油盐的小丈夫或者少妇了。似乎一只小号曲未了,人事已多错舛。

月亮升上了海面,使沙滩上那些毫无关联的景物都浑然一体,带着水淋淋的清洁。越往后的日子,它越发走向冷清,在冷清中慢慢清洗盛夏带来的杂沓和纷乱,沉淀污浊,在冷下去的氛围中,大海得到了歇息。

当我孤零零面对如此浩大的海面,并不会有孤寂感——人之初始大抵也是如此。让一个人变成一滴晶莹的宿露,会比化为一缕青烟更有诗意,更为透亮。当它垂落海中,刹那被无声地收藏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朗诵 :征雁

作者简介

朱以撒: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代表作品有书法理论著作《书法创作论》,散文集《古典幽梦》等。

录音合成:征雁

执行监制:华颖

监制:方益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