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6-14

日本娱乐公司高层猥亵男偶像,露骨聊天记录曝光

原标题:日本娱乐公司高层猥亵男偶像,露骨聊天记录曝光

最近日娱的瓜好多,在曝光了佐佐木希的老公渡部建出轨多人后,《周刊文春》再一次重拳出击,这次锤的是一家日本大型娱乐公司的高层。

下面部屋君给大家介绍这个劲爆程度不亚于渡部建的事件。

主角是来自日本娱乐公司【渡边娱乐】的高层人物大泽刚

渡边娱乐是日本数一数二的大型娱乐公司,隶属于渡边晋先生创立的渡边制作公司,渡边制作在业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当年杰尼斯事务所成立之初也是依靠渡边制作的,1965年才从渡边独立出来。

渡边娱乐是渡边制作在2000年成立的专门处理艺人经纪事务的公司,由渡边晋的大女儿渡边美纪担任社长,现在旗下有超过200名艺人,包括柏木由纪、中川翔子、濑户康史、志尊淳、山田裕贵、D-Boys等。

渡边晋的二女儿渡边万由美则担任另一家娱乐公司TOP COAT事务所的社长,旗下有菅田将晖、松坂桃李、新田真剑佑、佐佐木希等知名艺人。

由此可见,渡边系在日本娱乐圈的地位之高,因此很多梦想成为艺人的孩子都希望进入这家公司,因此就有了今天的故事。

最近,曾经是渡边娱乐旗下艺人的A先生向《周刊文春》讲述了自己被公司高层·常务大泽刚(男,47岁,已婚)猥亵的往事,还曝光了两人的聊天记录。

因为成员矛盾问题,A先生在2018年年底时曾考虑退出所属的偶像组合,这时候大泽刚来为他担任情感顾问。

大泽刚是公司的权威人士,有很高的话语权,只要他说一句话,编曲和舞蹈都可以马上更改。

大泽刚对A君的关心则好像是超出了超出了公司上下属的范围,被认为是把A君当成了恋人。

来感受一下A君给文春提供的两人的聊天记录

大泽刚表示,能被自己如此关心的艺人只有志尊淳和山田裕贵,能被高层特殊关照,A君非常感动。

这里开始两人就聊的非常暧昧,大泽刚对A君说“如果你再可爱下去,我就会受不了了”, A君回答:“我会更努力的,这样就可以快一点演电视剧了”。

感情升温的两人开始进入激情交流。

他们分别扮演老虎和猫,聊天非常暧昧和露骨。

A君说:“大泽先生对我来说是特别的存在,我也想成为你特别的存在”、“想出现在你的梦里,想被你爱”,大泽回复他“好想和你睡啊,你想和我睡吗?”,A君则回答:“我也想”

完全就是恋人之间的交流的样子,在文春收集到的超过4000句聊天记录中,“香蕉”“牛奶”等文字出现了100次以上,同时还有带猥亵性质的表情包和局部照片。

A:(完事之后)一下子寂寞了呢

大泽:好久没了呢,你的声音要注意呀

A:太舒服了,所以就没忍住了嘛

大泽:比其他人的技术好吧

A:你色色啦,都不肯让我摸香蕉

(后面的不翻了,太不忍直视了)

被爆出来的性骚扰文字就包括:“你想想摸我的香蕉吗?我都忘了A君的香蕉是什么样了呢”、 “最爱你了,下次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呢?” 、“约好了要亲我的哦”、“牛奶流出了很多,下次都要喝掉哦”、“好想让它流出牛奶啊”、“晚上来喝牛奶”...

2019年2月28日,大泽刚把A君带回了自己位于青山的房子,他脱掉了A的衣服,并浑身上下的亲他,A虽然很害怕,还是顺从了,毕竟对方是可以改变自己艺能命运的大人物。

大泽刚还给他戴上了眼罩,命令他不许摘下来,之后他听到了拍照的声音,但是他都不敢说话,大泽刚则让他用嘴巴舔自己的下体。

回家之后,A收到了大泽刚发来了拍的自己没有穿衣服的照片

A感觉自己的隐私被侵犯了,大泽刚告诉他不要说出去,他认为是有威胁自己的意思(你的照片在我手里,敢说我就发出去),他感到非常害怕,向朋友讲了这个事。

之后,大泽刚变本加厉,发了更多不可描述的信息,并且说“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A不敢说不是。

不只是聊天,大泽刚实际动手也更加肆无忌惮。

在一次工作回来的出租车上,大泽刚把手伸向了A的裆部,虽然A拼命反抗,但大泽还是把手放了进去(用纸袋挡着)。

还有一次是在摄影棚的卫生间(为什么总是伤害卫生间!),A君前一天就收到了大泽发来的“好明天好想舔哦”的信息,当天他摄制结束刚想回家,就在出口处被大泽挡住了,虽然A君很疲惫,还是以“偶像式”的微笑回应了。

之后他就被大泽带进了厕所,A描述 在接吻的时候,大泽的手就摸向了自己的大腿内侧...

A君在爆料中,多次提到了自己非常反感大泽发的下流信息和厕所里的这种行为,但他看到了走红的希望,他认为通往梦想之路的捷径,就是要得到制作人的喜欢,所以觉得被潜规则也是可以接受的。

大泽还会给A君发某位女偶像私下给自己发泳装照诱惑自己,让A君认为,要想在演艺圈生存都是这样的吧,所以自己这样的关系也没有什么问题。

A君在那次厕所事件时的摄影工作也受到了特别的关照,得到了单独拍摄的机会。

其实他在和大泽保持关系的期间,也确实有得到不少好处,比如工资从13万日元涨到了30万日元,他以为是公司给他加的,其实是大泽个人给他加了17万日元。

▲大泽给A传的不雅图

《周刊文春》的记者表示:“确实从聊天记录中,可以感受到是A像恋人一样的回复加速了大泽刚的性骚扰,但是在业内拥有巨大权力的人对艺人出手,本身就是不被允许的,这是典型的职场骚扰,更何况大泽还和警方合作宣传过‘防偷拍受害’的活动”。

文春记者在公司楼下直击采访到了大泽刚本人。

面对文春的取材,大泽称因为A的品行不好,所以是在有指导意义的教育A,是A引诱的他。

他说“我是不希望他辞职才给的特殊关照,他精神上有问题,我们必须帮助他,给他发不雅信息是为了缓解他的压力,接吻之类的是他诱惑我的,我对男的没有性趣”。

然而对于裸照、出租车上和摄影棚的事件他都保持了沉默。

文春记者给A传达了大泽的回答后,A叹了口气后说:“我从没有把大泽先生当成过恋爱对象,因为他是我无法反抗的人物,所以要配合他,我会和朋友说自己的真心话。说实话,那种关系在工作中真的会被允许吗?”

A现在已经离开了渡边娱乐,并表示“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大泽刚)”,推特上日本网友已经挖出了A是哪位艺人,不过他也是受害者,部屋君就不贴出他没有打码的照片了。

对于这件事,文春也采访到了渡边娱乐事务所,得到了“现在我们还无法做出回答,已经成立了调查委员会”的回答。

这次的事情也再次让人引发了对艺能届“枕营业”(潜规则),以及职场骚扰的思考。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