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6-18

私有化海尔电器难产家电老玩家海尔智家艰难前行

原标题:私有化海尔电器难产 家电老玩家海尔智家艰难前行

6月16日,海尔智家更新对潜在私有化进程的公告。公告表示,公司一直在持续探讨有关潜在私有化的方案,但截至该公告日,公司尚未向海尔电器提出确定的潜在私有化方案。

“已经大半年了,八字还没一撇,私有化最后还能不能进行,现在谁也说不准。”一位长期关注智能硬件领域的投资人黄静(化名)18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私有化方案不及预期

早在2019年12月12日,海尔智家就发布公告,公司目前正在初步探讨私有化海尔电器的方案。但是时隔半年,私有化却迟迟未见任何动静。“这样的更新公告有啥意思,一点也没有进展。”一位小股民如此抱怨。

公开资料显示,海尔智家和控股子公司海尔电器均为上市公司平台,海尔智家主要为综合白电业务平台,并负责一二线KA渠道销售;控股子公司海尔电器则主营洗衣机、热水器及渠道综合服务业务,主要通过海尔和日日顺专卖店渠道覆盖三四级市场。

光大证券相关研报指出,由于历史原因,海尔系拥有A/H两个上市公司平台,且各自业务不同,过去存在较多治理问题。首先,海尔智家股东无法完全分享洗衣机、热水器这两部分优质资产的利润与现金流回报(2018年海尔智家少数股东权益规模达23亿元);其次,两个平台间存在较多复杂的内部交易结算。例如KA销售由海尔智家负责财务结算,自有渠道(专卖店)则由海尔电器负责,物流业务在海尔电器旗下。因此公司需要平衡各个平台的股东利益,存在一些利益不一致现象。另外,两个平台拥有各自管理团队,过去存在一些管理职能重叠或权限冲突问题。

海尔电器年报中披露,公司非执行董事梁海山,从2001年12月起出任本公司执行董事,并于2009年11月起转任为本公司非执行董事。他同时是海尔集团执行总裁及董事局副董事长、海尔智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海尔电器非执行董事谭丽霞,自2013年11月起出任公司非执行董事,也是公司审核委员会成员。谭丽霞自2019年3月起退任公司非执行董事及审核委员会成员。目前,丽霞为海尔集团执行副总裁,亦担任海尔智家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从全局角度看,私有化当然是一件好事,财务上可以使两家公司利益更加一致,管理上公司治理可以更加完善,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黄静表示。

据悉,海尔智家前期因股权架构问题现金流较为紧张,因此股权融资较多,致使股东利益被摊薄,并且影响了分红率。过去5年,海尔智家分红率均仅在30%,显著低于美的集团与格力电器,与家电龙头高ROE能力、高现金流能力不符。若此次私有化事件完成,公司将完全拥有海尔电器账面现金资产的支配权,现金流状况有望得到重大改善。

“上市公司私有化的最终目的就是让股份集中在极少数的股东手里,从而让公司股票不再能满足上市流通的要求了,最终让公司退出股票市场。大股东们这样做一方面可以拥有公司相对完整的控制权,再者也不会让其他股东来分享他们的收益,同时上市公司私有化退市之后也不需要再去定期披露公司的相关信息。这些,对公司和股东都有好处。”一位长期关注海尔智家的股民表示。

对于此次私有化,海尔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周云杰表示,“我本人对香港上市公司怀有深厚的情感,但同时也愿意看到海尔电器的员工和股东能够拥有多样的战略选择。根据收购守则的要求,如果要约人提交私有化提案,私有化交易将由上市公司董事会专门设立的独立董事委员会负责审视,他们会从独立股东利益出发,结合独立财务顾问的意见在协议综合文件中发表意见。”

行业竞争加剧

“传统家电行业已经是一个饱和的市场,这两年发展情况并不乐观。所以,海尔、美的、华帝、格力、TCL等这些传统厂商都在向智能化转型。”黄静表示。

中怡康数据显示,二零一九年,我国家电零售额市场规模(不含3C等)为人民币8,982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3%。期内,与地产行业紧密相关的前置类家电受新房销售增幅、交付率低迷的影响,均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

黄静认为,虽然整体家电市场较为低迷,但智慧家居的快速发展也为家电行业带来了新的增长机遇。“现在大众对家居生活质量要求提高,智能家居需求随之上涨。我们去逛任何商场,产品上几乎都标注智能两个字,不标你就out了。”

随着消费升级和消费主力年轻化,用户对智能化、舒适化的需求日渐显著,驱动智慧家居板块快速发展。伴随大流量、低延时的5G技术和深度学习AI技术的共同赋能,传统的产品界限被打破,居家场景实现互联互通,单品智能得以向全屋智慧升级。

“智能家居是未来朝阳产业。”黄静表示。当前,各头部家电企业和科技巨头提前布局,通过推出套系产品和快速的技术迭代抢占市场份额,市场竞争日趋白热化。其中,小米生态链与华为HiLink智能家居平台都在围绕着线上、线下渠道全力布局,渠道竞赛的火药味已十分激烈。

海尔智家相关信息显示,其在全球范围推广“5+7+N”的智慧家庭场景解决方案的转型升级与落地。根据海尔智家2019年年度财报显示,2019年其智能家电激活增量上升63%,智家APP月活跃用户量增长350%,场景月活量增长142%,物联网收入48亿元,同比增长为68%。

“在智能家居生态体系建设过程中,传统家电厂商在硬件方面有一定的优势,但是想做成智能家居平台也很难。因为大部分消费者家里的家电产品都是多品牌的,有各自独立的系统,不可能实现统一。”黄静表示。

著名互联网分析师钱皓也表示,无论是小米华为这样的手机厂商,还是美的海尔这样的家电厂商,都在于以硬件生态带动软件生态,最后建立完全闭合的AIOT生态,这种硬件先行的体系,虽然可以带来立竿见影的收益,但是正如你无法想象华为加入小米生态链,因为产品线往往与其他硬件厂商相冲突,所以其体系本质上是“排他性”的,难以避免“自己搭台,自己唱戏”的尴尬。

2019全年,海尔智家实现营业总收入2007.6亿元,同比增长9.0%,净利润123.3亿元,同比增长24.6%,归母净利润82.1亿元,同比增长9.7%,归母净利润率4.1%,与去年持平。

2020年一季度,海尔智家实现营收431.4亿元,同比下滑11.1%,归母净利润10.7亿元,同比下滑50.2%,归母净利润率2.5%,较去年同期下滑1.9pcts,主要与毛利率下滑以及推广海尔智家APP所致费用率上升有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