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9-24

容得下网红万万千,却容不下一个李雪琴,讲笑话的门槛有多低?

原标题:容得下网红万万千,却容不下一个李雪琴,讲笑话的门槛有多低?

李雪琴,北京大学新闻学院本科,纽约大学研究生,人中龙凤就靠讲笑话赚钱,是不是也太low了?饱受争议的李雪琴说:“我想对那些不喜欢我的人说一句,我也不喜欢你!”

名校毕业就没有选择职业的权利了吗?李雪琴算不算人中龙凤?清华北大毕业能干什么?讲笑话也需要内涵?

在我们的传统观念里,清华北大毕业就应该去做科研,天之骄子就得有个天之骄子的样儿。即便没有在科学研究上取得什么傲人的成绩,也不能靠讲笑话去赚钱。我们的等级观念就如此根深蒂固吗?演员、理发师这些职业就只能被贴上“下九流”的标签吗?

手持麦克风的李雪琴,很丧,也很好笑。她身上的幽默感不是靠后天人工斧凿的,而是根植于内心的,那些段子仿佛是从她心里流淌出来的。也正是因为这种自然,让她拉近了跟我们之间的距离,建立了情感链接,让我们能共情。

那一句“大家好,我是李雪琴,没想到我还没被淘汰。”单单是这敢于自嘲的劲儿,就不是一般人身上具备的。那一句“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多的男人为我竞争过。”完全是急中生智,让人感叹这反应得有多快?

考上清华北大的确很难,每年1000万高考生当中,考的上清华北大的只有6000人,平均10000个人里面,只有6个人能考上。但李雪琴是怎么看待这件事儿的呢?她说:“我没啥能耐,也没啥才华,可能只是会考试。”

早些年,他跟北大的同学一起做综艺,别人要求他在节目里面“上价值”。她却反问,清华北大怎么地了呢,咋这么把自己当回事呢?

不端、不装、够真实,自嘲、幽默、会表达。她身上这么多的优点我们选择性无视,却要纠结于她北大毕业生的身份和现在所从事职业之间的“反差”,我们是有多么无聊,是有多么见不得别人好?

吴亦凡回应她、郭艾伦回应她、杨鸣回应她,甚至连北大学长李彦宏也愿意回应她,你真的愿意相信这些回应都是炒作的结果吗?我不信。我更愿意相信是李雪琴的幽默和她身上的魅力起到了作用。一个天然带有幽默细胞还散发着魅力的人,去讲脱口秀不是刚好可以发挥所长吗?

很多喜剧大师天天带给人们快乐,自己骨子里却是一个沉默且悲观的人。李雪琴也是一样,她曾经患有抑郁症,她用吐槽的方式来缓解自己的抑郁。她说:“现在不快乐的人太多了,我就想做让人快乐的事。”

有人做科学研究,为科技强国添砖加瓦;有人做文学创作,丰富我们的精神生活;有人妙手仁心,缓解我们的身体病痛;有人身穿法袍,维护世界的公平正义。李雪琴是学新闻传播出身的,她用她独有的方式带给我们快乐,这难道不是价值吗?

有人说,讲笑话嘛,谁不会呀?是的,我们每个人都会讲笑话,这也是笑话本身的意义所在。它能让我们的心情变得快乐,让我们的生活变得丰满。可你每天所说的笑话里面,有多少是你原创的呢?喜剧工作者们为了创作一段脍炙人口的笑话,需要付出多少时间和精力,你想过吗?

我们熟知的“憨豆先生”罗温·艾金森,毕业于牛津大学。“白头神探”莱斯利·尼尔森,毕业于加拿大国家艺术学院。《虎口脱险》中的路易·德·费耐斯,毕业于雷米西蒙表演学校。《周六夜现场》里的亚当·桑德勒,毕业于纽约大学。他们哪一个人的学历也不见得比李雪琴低。

你可能会说,他们都是外国人,距离我们太远,那我们就看看李雪琴身边讲脱口秀的这些人吧。呼兰,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庞博,上海交通大学毕业;赵晓卉,吉林大学毕业;

思文,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李诞,华南农业大学毕业;王建国,山东财经大学毕业;杨笠,北京服装学院毕业。他们的学历比绝大多数人要高吧?

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小姐姐你们不吐槽,吃完就吐,低俗不堪的大胃王你们不吐槽,偏偏要去吐槽一个带给我们笑声和快乐的李雪琴,你们是几个意思?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