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11-07

换个老婆,可能也不敢给魏巍生孩子稿

原标题:换个老婆,可能也不敢给魏巍生孩子

魏巍特别想要一个孩子。

孩子对于他的意义,已经上升到了“我与世界唯一的连接”这个高度了。

他形象不错,也能赚钱养家,还爱老婆。

魏巍参加《再见爱人》

魏巍在《再见爱人》里面讲了一个小故事:他开车拉着老婆佟晨洁。因为他不是本地人,所以就让佟晨洁开导航。

佟晨洁说不用开,我熟。

在节目里,我们也经常能够看到他们突然吵起来,又迅速跟没事人一样和好,整得跟《小时代》似的。

但是,能把因为走错路而吵架上升到“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是外地人”这样的高度,魏巍的思路也的确是很清奇。

佟晨洁、朱雅琼参加《再见爱人》

魏巍生气的点,让人很难理解。

倪萍分析说这是自卑,但我认为还不止是自卑。

在魏巍的心里,有一种自我营造的悲壮感。

他为了和佟晨洁生活在一起,放弃了自己在湖南台的稳定工作,来到上海做自由职业者。

于是,一种撇家舍业、千里迢迢奔赴而来的悲壮感,首先感动了他自己。

在长期的自我暗示之下,悲壮感又衍生出了怨妇心态。

他频频在外面喝大酒,其实就是在释放这种怨妇心态。

他说自己小时候跟父亲相处的时间很少,所以现在和一些像哥哥一样的兄弟在一起玩,他能找到一种安全感。

我替他把话挑明了吧:因为只有这些酒友才能站在他的角度,理解并安抚他的悲壮感和怨妇心态。

魏巍、章贺参加《再见爱人》

尽管有酒精和酒友们的开解,但魏巍内心的悲壮感和怨妇心态是不灭的。

而且,随着酒精和酒友们的一次次开解,魏巍越发相信自己是悲壮的,是需要被理解的。他的悲壮感和怨妇心态反而越来越根深蒂固了。

所以他会莫名其妙地生气、甚至哭,而旁人根本无法理解,因为旁人并不知道魏巍的内心经历了什么。

他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普信男”。他一点也不装,反倒很有趣,对人也很热情。

但你在他的身上可以感受到一种很强烈的,对传统思想的坚信,甚至是执拗。

他觉得,做饭就是女人的事,自己不是不能做而是不想做,因为如果自己做饭了,老婆就没事干了,就没成就感了。

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努力营造一种需要老婆照顾的氛围,“我要让她感觉到,没有她我就活不下去了。”

魏巍参加《再见爱人》

在要孩子这个问题上也是如此。

他还觉得,父母终会故去,老婆没准儿也会离开,所以孩子才是他在这座城市、乃至在这个世界存在过的印记。

你可能会觉得很好笑,但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特别严肃。

他在跟你掏心窝子,他发自内心地认为这些都是对的,是别人尚未看穿的真理。

魏巍参加《再见爱人》

魏巍对于结果的看重,远高于对过程的看重。

他的心理问题已经比较严重了。动态市盈率他应该尽早去看心理医生,但以他的性格,一定不会觉得自己的心理有问题。

魏巍说了,他不想情绪崩溃,但他自己也控制不住。

由此可证:他想陪伴孩子,但他要是真有了孩子,恐怕就没时间陪了。因为他忙啊,他要工作赚钱养家,还要喝酒应酬啊。

也正是基于此,佟晨洁始终不敢给魏巍生孩子。

魏巍是对世界没有安全感,而佟晨洁是对魏巍没有安全感。两口子都没安全感,你怎么能让孩子有安全感呢?

章贺、魏巍参加《再见爱人》

晚饭过后,章贺与魏巍又来到天台,喝下半场。

这段对话,几乎就是魏巍在现实生活中与酒友们聚会的实景还原。

章贺说,刚才我心里是站在你这边的,你的需求是不过分的,你想想你媳妇现在这岁数,再不怀上就越来越难了。

大哥,你可别劝了。

所以我现在特别能理解佟晨洁反对魏巍喝酒这件事。

不怕没好酒,就怕没好人啊。

聚合阅读